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互动浏阳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互动浏阳 首页 浏阳热点 查看内容

大阅兵:浏阳老兵受邀参加“9·3”大阅兵

2015-9-2 20:38| 发布者: 互动浏阳| 查看: 1975| 评论: 0|来自: 浏阳网

摘要: 赴京阅兵,换上特别准备的军装,标准的军姿中,饱含一个老兵的光荣与自豪。葛琳供图“为国家感到光荣自豪”大阅兵  “9·3”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,是中国首次在国庆纪念日之外举行的全国性盛大阅兵活动,备受全球 ...

赴京阅兵,换上特别准备的军装,标准的军姿中,饱含一个老兵的光荣与自豪。葛琳供图

“为国家感到光荣自豪”

 大阅兵

  “9·3”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,是中国首次在国庆纪念日之外举行的全国性盛大阅兵活动,备受全球瞩目。

  据悉,全国共有33位国民党抗战老兵受邀参加此次阅兵式,湖南受邀老兵有12位,浏阳市永安镇的朱洪斌是其中之一。

  浏阳日报记者沈阿玲

  1921年出生的朱洪斌,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18期特种兵化学兵科,曾任中国远征军独立步兵团第1团1连排长,参加过密支那、八莫、南坎等战役。

  “相比战争中牺牲的战友,我是幸运的。”9月3日,朱洪斌将乘坐抗战老兵方队的第4号车接受检阅,“预演已经很精彩了,我非常期待正式阅兵式。”

  赴京阅

  对纪念勋章爱不释手

  94岁高龄的朱洪斌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受邀到北京天安门参加阅兵式。8月21日下午,他在侄子的陪同下,随湖南代表团抵达北京。

  “能够参加全国阅兵式无限光荣。”进京之前,朱洪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到达北京首都大酒店后,朱洪斌换上了工作人员准备的原部队番号、个人职务等信息的军装,“看到军装就想起了打仗的事,好像回到了年轻时。”

  “在北京这段时间,是我见过他最开心的时候。”侄子朱宜昌透露,朱洪斌闲来喜欢在酒店的花园里散步,“遇到别的老兵,他总喜欢问问人家是哪个部队的,也说说自己的从军经历。”

  老兵和老兵之间,有讲不完的话。

  “在这里结识的老朋友,他们的经历都很精彩,都让我敬佩。”朱洪斌转而说到自己,“相比战争中牺牲的战友,我是幸运的。”

  “医护人员每天都要来量几次体温和血压,而叔叔每天都要看几遍勋章。”朱宜昌所说的勋章,是日前统一发给老兵们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勋章。

  “拿起来沉甸甸的咧。”朱洪斌兴奋地向记者描述着纪念勋章的摸样,“非常精致,做得真好看!”

  阅兵预演

  为国家感到光荣和自豪

  8月23日,朱洪斌参加了阅兵预演。

  “考虑到抗战老兵年纪都比较大,预演可以由家属代替上场。”朱宜昌表示愿意代替叔叔去参加预演、熟悉流程,可是朱洪斌坚持自己去完成,“他预演前一天就很兴奋了,到了正式演出估计会更激动。”

  “摩托车在前面开道,我坐在第4号车上。”朱洪斌提及一个让他感动的细节,抗战老兵们从天安门广场经过时,观礼台上很多人都自发的起立、挥手、鼓掌,“那一刻,我觉得好神圣、好光荣。”

  “打仗时我们的武器不差,但都是美国提供的。现在看到我们国家自己的武器也那么多那么好,从心底高兴。”

  回到酒店后,朱洪斌又仔细地观看了完整的阅兵预演视频,久久不能平静,“还看到了外国方队呢,他们也与我们一起庆祝胜利。

  “跟几十年前比,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从枪林弹雨走到和平年代,朱洪斌十分清楚国家的强大对于百姓的意义。他认为,“阅兵体现了实力,这次庆祝活动给不爱好和平的人敲响了警钟。”

  “我母亲在战乱中去世,战争让我们原本苦难的家庭变得更落魄。”朱洪斌语气坚定地说,“再让我选择一次,我还是会走上战场。”

  “这次到北京,我感受到了国家和人民的尊重,也感受到了政府的关心,很感谢。”对于坎坷的人生,朱洪斌不抱怨。对于9月3日的正式阅兵,他更是期待,“我会养足精神,以最好的状态接受检阅。

  从军故事

  战火破坏平静生活国难当头毅然从军

  朱洪斌,1921年出生于浏阳市永安镇捞刀河边的一个贫苦家庭。

  “父亲靠着一双脚板奔波于长沙和江西做生意,家里情况稍好点,日本人就来了。”朱洪斌恨恨地说,他当时正念中学,学校迁了又散了,“‘文夕大火’(编者注:文夕大火于1938年11月13日凌晨发生在长沙。这场火灾最终导致长沙30000多人丧生,全城90%以上的房屋被烧毁,让长沙与斯大林格勒、广岛和长崎一起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)把店铺烧光了,父母只好又回到老家种地。”

  战乱中,17岁的朱洪斌和同学流亡到贵州、云南等地。“1939年,我在昆明学做生意,全国的抗日战争打得很激烈了。”朱洪斌认为,国难当头,自己不抗日不光荣,“正好陆军军官学校在招生,我考上了。”

  1941年,朱洪斌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18期特种兵化学兵科毕业,因表现优秀,留校做了2年助教,后被分配到军政部学兵总队重炮第二团任少尉排长。

  “1943年,我随部队飞往印度汀江,先后在蓝姆伽、美国战术学校印度分校参加了作战培训。”原部队到印度后改编为中国远征军独立步兵第1团,朱洪斌任1连排长。

  随后,被列入美国5332旅,跟随部队沿着中印公路打到了滇西缅北……提起当年的抗战经历,朱洪斌对日军的侵略行径依然愤慨不已。

  烽火记忆

  背井离乡加入远征军,几度出生入死作战

  密支那一战,让朱洪斌终生难忘。“日本人武器精良,占据优势地位,防守工事也很坚固,非常难打。”朱洪斌回忆道,“硬攻不行,总部决定改走当地采药人走的山路。”

  陡峭的悬崖上,举步维艰,不时有士兵和马匹跌入深渊,眨眼粉身碎骨。

  “我们的战略确实起到了效果,日寇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会从天而降。”朱洪斌笑着,突然又无比低落,“代价也很大,我们这个排的人死了一半,只有6个人没受伤。”战斗中,朱洪斌的右胸右臂都中了弹片,可他当时竟浑然不觉,直至战后才发现鲜血染红了衣服。

  密支那艰难地攻下来了,八莫在强大的空军重磅轰炸下也攻下来了。此后,日军开始节节败退。

  “我们在南坎追击日寇的路上,日本宣布投降了。”朱洪斌舒了一口气,“丛林里打仗很苦,蚊虫很多,到1945年战争结束,我没住过房子。”因为在远征战场立下战功,朱洪斌被升为连长。

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天择人才网

关于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互动浏阳 ( 湘ICP备15012776号-2  
QQ交流群:93689691(一群) 46762889(二群) 180661091(三群) 320244289(四群)345252291(五群) 361227821(六群) 收听官方微博
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友个人(含本站编辑及记者)观点,不代表本站之立场!
未经书面许可,不得转载本站所载之信息,违者追究法律责任!不得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信息!
本站只提供信息发布之载体,不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,亦不对因本站所载之信息引起的法律纠纷负责,请访客保护好自身权益!
Copyright ©2008-2014 www.myhdly.com (互动浏阳)All Rights Reserved
浏阳网,浏阳论坛,浏阳社区,互动浏阳,浏阳在线,浏阳信息港,浏阳门户网,浏阳人才网

GMT+8, 2017-7-22 04:39 , Processed in 1.10937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返回顶部